75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某科学的时元掌控 > 第二百三十四章 皮革商
    [gk:已经确定骑手套装的制造商了。在学园都市使用福尔马林鞣制皮革的工厂似乎不多,其中用山羊脂保养的就只有一家。]

    她们怎么起床这么早啊……

    头顶炸起来的白毛还没按下去,被手机来信震动提示搞起来的一夜差点滚下床,一手扒拉着床头柜稳住身子,顺带抓起手机。

    “呜喵~……,小夜…好冷……”

    床的另一半,某个迷迷糊糊哆哆嗦嗦的金发少女,眼睛都不睁的把自己裹成被子毛毛虫。

    “啊,抱歉,cfr挡位开高了。”

    坐在床沿上,一夜看了眼手机,确认消息没有什么有意义的后续后,拧了拧戴在手腕上,仿佛手铐一样的金属手镯。

    【漏油又变快了……】

    虽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但一天到晚生活在临界寿命状态也不是人过的日子啊。

    【哈……算了,先把眼前的事情……】

    在心里叹了口气,一夜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随即回过头,拽住小操祈被子的一边。

    把奶油面包卷里的奶油抖了出来。

    ---------------------------------------------------------------------------------

    早起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话虽是这么说,接到同一个信息的美琴她们已经把第二节课的书收回书包里了。

    昨天离开ktv特权包间前,手机上被初春塞了这个app。说是为了保持交流安全,不被大人们发现,讲道理,一夜就是她们嘴里的“大人们”的头子诶。

    但总感觉他们好像乐在其中的样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黑子也参与到了这次活动中,那几个闹腾孩子居然真的一直忍到了放学。本来一夜都不打算送小操祈去学校了,但从结论上来说,如果是这帮小姑娘拖拖拉拉的“作战计划”,今天晚上她可能要在学校过夜。

    在学舍之园旁边的咖啡厅坐了半个下午,终于看到了结伴出来的三位常盘台少女,蓝白校服的两位也很快出现在校门口。

    “hi~,御坂学姐。放学时间总是让人觉得很漫长,等得很让人不耐烦对吧?课堂居然敢浪费咱们那么多时间!”

    “佐天同学!”

    初春像三好学生那样批评着泪子,随后在鲜花少女的悲鸣之中,泪子以“上升气流日常问候”打断了她的施法。

    但说实话,美琴的想法其实跟泪子一样,她们能用的时间真的实在是太少了。但她没法在黑子面前那般放肆。

    咲莲诱璃仍然还是枪击案的头号嫌疑人。

    如果再这样继续放着不管,网路上的那些大闲人儿们可能会在什么都还没有确定的情况下就把她当成穷凶恶极的罪犯并把她的个资随意散播。即便这起事件已经渐渐冷却下来了,但那帮警备员大概也不介意再炒个冷饭吧。

    虽然没有时间确实也包含这层原因,但……

    【……嗯……不过根据网路上的舆论来看,任何朝这个方向发展的「趋势」似乎都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扼杀了。到底是谁啊?简直就像是拥有难以置信的社交媒体影响力的人在幕后操作一样……食蜂吗?】

    就在美琴思索的时候,满脸通红的初春已经和其他小伙伴们一起挥着手和一夜打招呼了。

    好了,这样人就齐了。好好上学孩子们的乖乖见解姑且不提。

    他们首先要做的是透过骑手套装的购买途径找到「念动能力」操作者。

    “十神前辈,警备员们现在在做什么呢?”

    “昨天的现场已经被保护起来了。目前在警备员内部貌似也分成了激进派和观望派两边,激进派……就像你们知道的那样,叫嚣着想把咲莲同学抓起来,另外那边还好,主张先确定这到底是事故还是袭击,毕竟现场并没有找到「人」。”

    一夜耸耸肩,虽说是内部情报,但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位于事件中心的咲莲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红的。

    美琴一边翻弄着那款落后时代的翻盖手机,查看着这方面相关的消息,一边挑着眉毛。

    “但他们也不会蠢到认定那个摩托套装和餐厅袭击无关吧?”

    “当然不可能,但事实上靠他们那种浅水搜查,连枪的出处都查不出来。”

    毕竟学园都市里存在太多门路,像这种霰弹枪,只要有足够的关系,入手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这些门路往往处于下面不触及「暗部」利益,上面不在警备员权限里露头的地方。

    “明明那是整个案件最违法的部分……”

    黑子漫不经心的叹了口气,与其直接找上那个被锁定的皮革店,她貌似更指望之前从保安公司“偷”出来的那份客户名单。

    “初春,「那份东西」解密状况怎么样了?”

    “还要点时间哦,起码肯定够我们去一趟皮革店了。”

    只可惜她的同事并不打算浪费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情报。

    目标地点并非远在天边,在初春带路下,几人在徒步不会腿酸的距离内来到了这个……奇奇怪怪的地方?

    说实话,美琴本来以为皮革店大概是一间像是汽车4s店或者体育用品行一样的地方,但是……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眼前是一头熊。

    嗯嗯,北部针叶林棕熊,很有毛子的感觉。

    这头巨熊用后腿站立着,双爪则是摆出一副威吓的姿态。这只现实世界里的食肉动物远比几位少年少女高大许多,但它就仅仅是维持着那个姿势。大概是因为长期曝晒在外的缘故,它的颜色显得有些褪色。

    越过橱窗,里面摆着一排驯鹿、山猫之类的动物,仿佛还在呼吸一般栩栩如生。

    全身标本,这家店从外面看起来,总觉得比起皮革制品店更像是动物标本模型店。如果直接踏进这个充满毛皮味儿的地方,里面会不会钻出一个戴着猎枪的米国猎人大叔?

    还是说,会是一个端着霰弹枪的皮革人偶?

    左手搭在腰间的刀柄上,如果只是一把枪的话应该不会应对不过来……但周围呢?

    第十学区。

    整个区域看起来破败不堪。在这种人口高度集中、土地有限的学园都市里,这一区却杂乱的挤满了约三到四层楼高,既低矮又低效率的建筑物,而且沿街充满着生锈铁卷门紧闭的商铺。

    周围几乎没什么人的气息,唯一有的是回收业者停在路边装载着一堆堆装有过期面粉和玉米粉的工业袋的卡车。

    () ()  【狙击……应该不用担心。】

    街道的乱象,这究竟是自然发生的原因,还是某种社会建设实验的结果?

    就连原本发现这间有问题的店的初春也是看得目瞪口呆,不过她的注意力还是更加倾向于那些动物。

    “剥制标本、福尔马林标本或是透明标本……看来似乎是擅长将活体动物制造成模型的专家呢。骑手套装大概也是用边角料拼凑而成后再利用的。”

    “再、再利用?”

    黑子满脸狐疑,因此奇怪知识专家初春进一步的补充说明。

    “还记得我曾说过很少有工厂会使用福尔马林这件事吗?比方说鹿的剥制,不可能是剥制一只完整的鹿,而是只剥制头的部分挂墙上而已喔……。一般只会把需要的部分进行加工,其他不需要的部分就会变成边角料。所以通常会把边角料的皮取下来另外做成皮包、腰带甚至是加工成骑手套装。”

    咲莲在进行分析时曾说过皮的部分是用福尔马林鞣制而成的。这种化学手段会是一家模型店随便买几个药罐回来就能够掌握的吗?

    从另一种角度来看,这么做也许是为了不浪费动物的任何一分一毫,用以向它们表达尊重也说不定。……但对于这样的评价,若不是出自于己手的战利品而是作为剥制后被当成「装饰品」贩卖的行为,这样子的尊重有什么意义吗?

    虽然泪子和初春都认为剥制标本什么的根本就是有钱人才会有的消遣,但实际上美琴、黑子以及咲莲等人看上去却十分害怕的样子。

    这也许是因为出生在这个时代的大小姐们已经不需要去接触那些西洋铠甲或是巨幅肖像的关系吧。

    虽然还有波斯地毯要修。

    不知道是对自己的能力自信,还是单纯的大意,美琴推门,伴着门上小铜铃叮当脆亮和脚底皮鞋踏上木板的吱呀作响,毫无紧张的进入店里。

    幸好,门上并没有诡雷陷阱,也没有出现推门开枪这种突袭。

    “呜哇——。”

    泪子不禁低声惊叹。不,比起言不由衷的惊叹更多的是惊讶到哑口无言,甚至是难以想像的程度。

    真可谓琳琅满目。

    店里的空间不怎么大且让人感到十分拥挤。货架上摆放的圆柱玻璃罐内装饰着青蛙和蛇,以及在没有阳光暴晒的地方并排放着大量如同时间被暂停般的野兽们。像框架一般浅底的箱子里则放着固定好的蝴蝶和甲虫,里面甚至还装着一个比篮球还大的蜂窝。

    但是与外面的光景完全不同。店里与其说是混乱,不如说是给人一种探索欧洲老街,步入一家精巧小店的感觉。

    店内的柜台则几乎被沿着墙放置的架子给掩埋了。

    那里则坐着一位如同没有被好好保养的动物一般邋邋遢遢的老人。他穿着土气的夹克,嘴上还挂着超大的口罩。老人看起来一副比起考虑如何接待客人,更像是就算弄脏了也无所谓的样子。虽然心里想着怎么可能,但他该不会真的不洗手就在柜台和「工作场」所之间来回走动吧?

    他的脸遮挡在巨大的白色口罩下喃喃自语,用一种几乎听不懂的声音对她们说话。由于她们看不到他的嘴唇,因此很难判断他在说什么。

    “有什么事吗,小姐们?现在早就不是暑假的自由研究时间了喔,我想你们不是为了找昆虫标本才来的吧……”

    ……看来不亲自去森林捕捉,而是购买昆虫标本用以完成昆虫观察项目的作弊份子还是有的呢。不过跟那些使用问答网站或拍卖网站做作业的人比起来谁又更差劲呢?

    咲莲慌慌张张的左右挥舞着两手。

    “那个,我们不是为了这种事情才来的。”

    “那不然是来干什么的?来找用人骨做出来的骨骼模型吗?”

    噗!?发出这个声音的是身为风纪委员的白井黑子和初春饰利。

    但真正因为感兴趣而将身体往前迈进一步的并不是她们,而是喜欢收集奇怪谣言的黑洞,佐天泪子。

    “这、这里有的吗!?谣传中用真正的人类制作而成的传说道具。”

    “……那可不是什么七大不思议般的东西啊。过去不也有将死刑犯的尸体用药品溶解后做成理科教材的案例吗?并不是那么稀有的事情。这跟把真正的人发植到人偶的头上一样没什么区别。不是啥值得惊奇的事情。”

    泪子耷拉出一副梦想破灭的脸,但随即有死灰复燃的勾起嘴角,打算询问其他「传说中的神奇道具」。

    再这样下去,话题就要歪掉了。

    美琴抓住已经兴奋到不行的泪子的肩膀,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们是想来问关于在这里生产的骑手套装的事情。”

    “嗯?你看起来还没到骑摩托车的年纪吧……”

    老人微微动了动,但还是坐在椅子上。

    “姐姐大人,这里就交给我吧。不好意思,我是风纪委员,方便谈谈吗?”

    听到黑子话语后,柜台的老人仍旧用含糊不清的言语躲在口罩下嗫嚅着。

    很难听见他在说什么,因此黑子不假思索地凑了过去。

    突然,一把泵动式霰弹枪从柜台下方伸了出来!

    比在耳内回响感受更大的近距离爆炸在肠胃里冲击回响炸裂!

    某种程度上,这种如同撞上既透明又坚实的墙一般所发出的巨大枪响,比速度快到看不见的铅弹更具杀伤力。伴随着尖叫声,初春和泪子纷纷趴在了地上。

    在这种情况下,这是正确的反应。

    不如说,只将裹着黑色丝袜的双腿向内缩起来、躯体微微蜷曲,但依然站在原地不动的咲莲诱璃反而更危险。

    接着……

    “嘁!!”

    散射的弹丸在堆满杂物的室内肆意弹跳,无数装有福尔马林的玻璃瓶碎裂开来,甚至连开枪的老头本人都得蜷缩进桌子底下,但颤颤悠悠站在原地,被惊吓到满脑子空白的咲莲却一点事都没有。

    绿色的半球形薄膜,罩住了包括趴在地上的初春她们在内的所有人。

    “所以说我讨厌不动脑子就自曝身份的白痴执法人啊!”

    “蛤?你说什么!?”

    即使捂着嗡嗡作响的耳朵,黑子还是大声的怼回来。不过话虽如此,她自己也知道为什么事态会变成这样。

    风纪委员。

    正是因为说出了这个称呼,才使得事态恶化。

    穿着土气夹克的口罩老人从桌子底下一跃而起,再次开枪。

    但无论如何,霰弹中爆发出来的铅珠都无法透过薄膜一步。

    一夜的双眼微微发亮,盯着不断开枪,破坏着自己店里商品的皱巴老头。周围的标本和福尔马林伴随着刺鼻的气味散落一地,不过一夜现在并没功夫在意那个。

    () ()  零距离承受霰弹的消耗,加上为了锁定对方所开启的时元感知,在疲劳之上,还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情报。

    “年轻的灵魂……?”

    在一夜迟疑要不要直接砍掉对方的双手之前,「老头」好像并不打算恋战,或者说最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自己的逃脱作掩护。原本就很昏暗的店铺里不仅变得更加混乱,布满了完全扰乱一夜嗅觉的刺鼻气味,而且灯管被打碎之后,几乎变成了一片漆黑。

    同样趴在地上的美琴,现在才开始后悔穿着制服赶过来。这种事没办法未卜先知,但她们却可能因此而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成为全都市里性命被狙击的对象,这种事可一点都不有趣啊。

    “黑子,「空间移动」到店的后面!初春同学,照顾一下佐天同学和咲莲同学。她们应该没被打中,但人在紧张状态的时候容易忘记疼痛。好好的用眼睛和手仔细的检查一下有没有哪里被打中了!!”

    “…呜呜…”

    回答她的只有地板上的呻吟。

    美琴以为她们是因为刚刚激烈的冲突造成的极度紧张和兴奋而脑充血引发头痛,但她错了。过了一会,她闻到了一股化学药品特有的刺激性气味。她的皮鞋似乎浸在了某种液体中。

    她知道仅仅是这么一浸,就足以去除那些皮革制品的光泽。

    美琴迅速的用手帕捂住她的口鼻。

    【福尔马林!?】

    “黑子!计划改变!!把这些孩子带到外面去,快点!!”

    福尔马林被密封在瓶子是有原因的,它不但挥发性极高,而且还是剧毒。它能够防止皮革的腐烂也是因为它能杀死周围所有的微生物。人一旦暴露在这样的环境下,呼吸道和眼睛就都会受伤。不能再继续让初春和佐天躺在地板上了。

    商店后面传来金属撞击的声音。

    虽然一夜维持着护盾警戒着对方再度开枪,但这并没有发生。

    矮小的老头,在停火的同时,借着几位少年少女眼睛适应闪光和黑暗之间缠距的间隙,从后门逃走了。

    “黑子、咲莲同学,这两个孩子就交给你们了。我绝对不能让他这样就跑了!!”

    “姐姐大人!没有任何支援就这么冲过去太危险了!!”

    “我掩护她!你们保护好自己!”

    对方已经从视野中消失,在这么犹豫下去对方说不定就会真的逃得无影无踪了。美琴越过狭窄的柜台,从打开的金属门内冲到了门外的小巷子。尽管身体有点脱力,一夜还是赶快翻过柜台跟上去。

    一夜推门出去之前,金属门侧边猛然响起一记枪击。美琴好像早有准备,磁力提起的垃圾桶在霰弹爆开之前挡住了母体弹丸。

    耳朵嗡嗡作响,隐隐约约能听到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却难以判断到底是钻进了周围哪个小巷子里……

    但美琴没有直接追上去。

    电光在脚底闪烁,美琴直接跃身上墙,磁力吸住周围建筑物的钢筋,冲上混乱建筑的屋顶。玩鬼抓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上帝视角。

    但是……

    “……诶?”

    不见了?

    【?哪个妖怪霰弹枪老头去哪了?】

    就算跑得再快,一个老头在复杂的巷子里一瞬之间逃脱高空监视的美琴也不太可能。他躲进什么建筑里了?还是藏进街边的破车?

    美琴的脑子陷入了一瞬间的混乱,总之先收集线索……

    一夜跟到下方,前面两个人的博弈貌似已经结束了。稍微活动一下身体,就算肩膀不会发出咯嘣咯嘣的响声,使用能力的疲劳感还是让他不想随便消耗时元。

    没办法,只能先靠眼睛找敌人留下的蛛丝马迹了。

    有什么有点突兀的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

    一团茶色的像绷带一样脏乱的东西被胡乱的塞在旁边的垃圾箱里面。除此之外,里面还有一件土气的夹克、大口罩以及跑鞋等等。

    那个老人的衣服……为什么?逃跑还要脱衣服?而且那些绷带是……

    那一堆破衣服散发着刺鼻的气味。刚刚在模型店的时候福尔马林溅得到处都是,倒是也没什么奇怪的,但问题还是在那些绷带上。这种东西,如果沾上福尔马林反而会吸的满当当的,只会损伤自己的皮肤……

    皮肤?

    “不对,这是干掉的……皮肤?”

    那个褶皱黑褐色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人皮。但即便只是动物的皮也够恶心的。

    这似乎是药品的作用而非超能力。过了一会儿,这东西开始冒烟,最后还起火了。一夜把cfr功率开大,美味的享用掉刚刚冒出来的火苗。

    接下来,还是最初的问题。敌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倒不如说,第一次开启能力时,那个感觉并不像是老人,不如说是年轻的少女……

    【敌人是念动能力使,两次采用的进攻方式都是用皮革套装伪装成人类……人工皮革……人工皮肤的伪装?像是那个骑手套装一样裹在身上操控!】

    而且,虽然发现了夹克与令人毛骨悚然的皮肤,但并没有发现最具代表性的那样物品。

    也就是霰弹枪。

    如果不在这里,难道说对方还把它拿在手上……?

    “御坂!不是老头!去找未成年的女学生!”

    “哈?”

    美琴挑着眉毛,看着在下面吵吵的一夜。难道这家伙饥渴到被霰弹枪指着都消散不掉兽性?自己是不是也有点危险……

    美琴下意识抱住了自己的身子抖了一下。

    “你皱什么脸啊!敌人不是老头!……而且我对你的电磁弹射航母甲板一点兴趣都没有。”

    “好的,我知道你想打架了,正好你没能力,这次一定要把你电成焦炭肥料!”

    懒得陪她继续耍宝,知道她的索敌靠不住,一夜只能费心再开启一次时元扫描,起码要先确定一下敌人的位置……

    “!”

    掏出手机,但随即意识到可能要来不及了。深吸一口气,胸肺随之膨胀,一夜挤出身体里所有的空气放出大喊。

    “白井!!保护咲莲同学!!她们敌人在你们那边……”

    ————轰轰轰轰轰!!!

    并非是什么吼声产生的震动,也不是霰弹枪的开火那么温柔的东西。

    火药的爆炸声,伴随冲天的火光,自标本店内喷涌而出,响彻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