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来自远方的守护者 > 第255章 夜公馆
    萨诺兰内城,仲夏夜梦公馆地下。

    露露依旧身着那件黑祭司长袍,胸口处的火焰纹耀迎着烛火发出灿灿光辉,而背后的蛇形纹饰却像是一头蛰伏于阴影之下的巨兽。

    她在男人的带领下再次走进了这座迷宫深处,眼前是那具熟悉的棺椁。

    露露探手抚摸过那些保存完好的尸块,她的四肢因为前段时间进行过人体改造所以早就失去了最正常的触感,可她仍然固执地一次次去摸,去接触。

    闭棺后,露露静静地蜷缩在冰棺旁,良久,她忽然扯动嘴角露出了一丝凉薄的笑意:

    “我从没想过如我这般懦弱的人竟然会成为杀戮圣殿通缉近一月未抓到的罪犯。

    “其实……我很想问问那些冰冷的祭司,为什么毫无选择余地地给我的孩子判了死刑,为什么他们不愿意给身为母亲的我一个改变他的机会。”

    男人轻笑一声,仿佛是在嘲笑女人直到此刻还未消失的那一丝天真:“祭司不会让这座留存2000余年的‘白夜之城’因一个婴孩覆灭。即使这种可能性是百分之一,他们也不会放过它,这是人的私心,也是神的选择。”

    他微顿言语,指向冰棺又道:“你本就死于天真,死于软弱,死于太过相信某些人。你是不是以为,世间所有善良的人都会得到福报?不,不会的,因为这个世界是属于亡者的世界。

    “所有的人,都会死。”

    “……亡者的……世界……”

    露露下意识抬脸,她没想到今日的喃语会得到回应,可她更无法理解男人的意思。

    男人身着黑色长衣,以兜帽掩盖形容,安静立于墙边,他站在烛火延伸不到的黑暗处,唯有戒指上方的灰白火焰扩散出缕缕焰影。

    他像一个亡灵,一个在尘世间游荡百年却仍然不想离去的亡灵。

    自家庭破裂后,这个赐予她新生的陌生男人是她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

    除去礼节性问候,他很少主动言语,只在必要的时候帮助她。露露能一次次顺利从圣殿追捕中逃脱都要归功于他恰到好处的策应。

    她敬畏男人。她尊敬他是因为他总是无条件帮助她,可她的畏惧也来源于此,无论她躲藏在哪里,男人都能轻易找到她。他有一双游离于世界之外的眼睛,就连那些暗无天日的角落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露露知道,从接受那柄刀开始,自己与男人之间就建立了一个契约。他要的是她的灵魂,一个绝望孤独又天真的灵魂。

    神选择了她,也抛弃了她,所以……她宁愿跟随魔鬼去往地狱。

    从前善良久了,事事要顾及所有人的感受,可当她放下那再也无用的善良,向恶逐渐靠拢,竟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到现在,她一无所有,只剩下了一直惦念的这副冰棺和自己早已残破到千疮百孔的肉体。

    如果说她还有什么愿望,那就是再见到她的丈夫,以及亲口从衪那里问到他选择将噩运降临在她身上的原因。

    () ()  露露背对着棺椁起身,脸庞藏在宽大的黑祭司圣袍兜帽内,“我想好了,我不想再继续躲避圣殿,今夜他们会集齐我丈夫的灵魂碎片,你说过神一定会出现并带走他,我会等着那一刻到来。我不会向圣殿说出半点有关您的事情,我死后就请您终结契约,收走我的灵魂。”

    “今夜你可以随意杀人,死去的人越多,神被迫为你停留的时间就越长,你会问到你想要的答案。我的底线是不许碰那个女孩。”男人幽幽看了露露一眼,转身离去。

    露露没有问出心里的疑惑,她曾有无数次机会,可她不敢擅自去窥探这个男人的一切。

    艾斯内斯魔法学院暗使者系那个名为洛的女孩,原本不是她的目标,她杀掉的人大多数是祭司殿信徒。拿到内含占星者残魂布偶的那些人,本就会因腐坏神性光辉的影响发生某些不幸。

    对她来说,任由这种不幸发生要比自己亲自出手简单许多,她不会再去画蛇添足。

    那日她伏击女孩的行动,是男人要求她做的,女孩明显是对男人持有的那种火焰很熟悉,她完全可以置身事外,可男人却似乎更想让她参与到这件事里。

    ……

    傍晚,华灯初上。

    白日里寂静又充满复古艺术气息的仲夏夜梦公馆此时在侍者的布置下完全变了一副模样。

    年长的布偶师送走了最后一位顾客。

    他伸手摘下金丝细框眼镜,褪去梦公馆的燕尾制服露出内里的白衬衣,扯出衣角又上开几颗纽扣,抓乱了自己完美到过分的发型,很轻松地从仪容整洁的布偶师转换成了一位只待迪斯科响起的舞者。

    他从公馆门口早已备好的酒杯摆盘内轻提起一杯酒液,为刚刚到来的一对男女打开了夜公馆的大门。

    尼尔森?!

    洛依贝险些叫出男人的名字,是纳尔轻捏她的手让她及时止住了开合的唇。

    难怪今天一整日医务室和药园都处于封闭状态,原来他是伪装成了仲夏夜梦公馆的布偶师。

    两人均佩戴着纹饰华丽的面具遮掩面部,尼尔森倒也没有认出洛依贝。

    大门后的那段通道沉浸在五光十色的炫彩夜灯里,富有节奏感的预热乐曲如初升的月,朦胧迷幻却让人忍不住地想要去追寻。

    约有百米,空间豁然开朗。

    只是预热阶段,夜公馆却早已是人满为患。

    洛依贝从前有去过酒吧,因为幼年的那次公园迷路经历,黑夜与阴影攒动的人群、震感极强烈的音乐会让她缺乏安全感。她下意识攥紧了纳尔的手心,脑海里则是他数次手持黑弓炽离站在自己身前的背影。

    那只手,从一开始攥住,便再未放开。而她的眼,从第一次望进他眼里后,再没有移开过。

    她忆起他曾经牵着自己的手立在那遍布白影的雪地里,“血舞”制造的深红流光滑落视线,比任何光都要耀眼。

    () ()  她忆起同样的一个夜晚,他挽着炽离,箭矢刺破空气击碎幻境,淡紫流光携着那些虚幻的伤痛从他身边坠落。

    从那时候开始,一切都在变。

    纳尔走在女孩身侧用手臂护着她,他帮她避开了很多杂乱的触碰,音乐炸裂在喧嚣的人群后,两人之间从最初的言语沟通转变成了依托锁灵线进行的独立意识交流,洛依贝能在意识中清晰听到纳尔的每一句话。

    “仲夏夜梦公馆一直分为梦公馆与夜公馆,白日里经营布偶行业,装饰多为复古风格,步入梦公馆的客人会自然沉浸在这场梦境里不愿离去。入夜后的夜公馆则是萨诺兰最大的酒吧,也是最纵情声色的所在……”

    他担心她看不懂杀戮圣殿下发的地图,选择用语言向她介绍夜公馆内部的各处方位。

    洛依贝继续听,这感觉就变了味道,“等等……你怎么连夜公馆内部的摆设和规则都知道的这么清楚?”

    纳尔能说出这些,便没打算隐瞒什么,他揽住女孩肩头笑道:

    “我幼年有一半的经济来源是在这样的酒吧里替人探听消息,莫里斯城内每一处夜场我都很熟悉。至于我来夜公馆,你知道的,艾维拉家族历史上从2157年到2186年莫里斯陷落前夕,这整整29年萨诺兰都处于血族统治下,只是名义上仍由圣殿监管。

    “如果说这座城里还有什么能威胁到萨雷斯,那就要数圣殿、艾尼希德堡和这仲夏夜梦公馆的地下迷宫。我对夜公馆熟悉,是因为在血族统治萨诺兰期间有10年仲夏夜梦公馆都是由我负责监管。我了解这里以及那位仲夏夜梦公馆馆主,所以今夜我才会亲自陪在你身边。你跟着我,比跟着任何人都要安全。”

    洛依贝能察觉到,他言语间对自己曾经的身份毫不遮掩,他曾对多次对她袒露心声,却又总在最关键的部分误导她。

    汐给她的那份资料内有说过,血族统治萨诺兰期间负责监管仲夏夜梦公馆的人是卡拉米尔家族位处侯爵阶层的一位血将军,且那10年间,仲夏夜梦公馆几乎是整个萨诺兰反抗势力气焰最弱的地区,它平静的像一摊死水。

    为此,事后被质疑与血族有过勾结的仲夏夜梦公馆馆主在老师的建议下主动加入了杀戮圣殿。

    想到这洛依贝试探问道:“你跟那位馆主的关系很好吗?”

    对方却语气未明回应她:“你猜。”

    “不告诉就算了。”她赌气回道。

    “洛儿,我同你说过,什么都不要怕,去看你想看的一切。

    “今夜就是你深入了解我的机会。”

    他用意识说这句的时候,恰好是把下颌抵在她肩头,两人脸颊贴着脸颊,一温一凉,她看不到他的表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免费小说手机版网址: